这里是搞笑图片的天堂,如果您喜欢请收藏我们,或在百度搜“幽默啦“可以找到我…

美女把腿张开给男人桶 他一晚上没从身体出去

GIF动态图  |  2020-09-23    来源:幽默啦(www.youmola.com)    
惠蓉是意外发现的,某天她走经过这条小山路的时候,发现附近的工寮所设置的淋浴间一览无遗,好色又好奇的她就看到一群工人嘻嘻哈哈准备冲凉,总共有五位中年男子,每一个脱光衣服全身只一件内裤,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发达的身体,皮肤极黝黑只穿一件紧身三角子弹内裤,一身扎实健壮的肌肉,胯下的裤档好大一包,惠蓉看到下体发热,结实壮硕的胸肌,还有下面鼓起胀大的子弹三角紧身内裤,男人们露出了肌肉发达的身体,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起的子弹三角紧身内裤又粗又高,往下拉都能看见每个人那又黑又紫,高高的翘著,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
每天下课后她都会刻意经过此处,一段时间之后就知道男人们的名字。
 
惠蓉忍不住幻想被干的样子,在公共汽车上被黄叔身下黑色紧身子弹三角内裤包裹的阳具摩擦、或是走在路上时被阿财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裤档里凸起的那根异物狂干,也可以在公厕的时候被虎哥紫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里弹出的龟头干,不然就是闻着发叔因为兴奋而勃胀的黑色丁字裤,一边被壮哥白色丁字裤勃起的肉棒进行火山运动。
 
这时阿憨经过,想到以前看见阿憨在路边睡觉,那时看到一张石椅上躺着休息的阿憨后,惠蓉趁阿憨睡觉休息的时后走到胯下面前,拉开短裤,轻咬拉脏兮兮的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突起的龟头,隔着一层子弹内裤,男人的肉棒硬的更是难过。惠蓉继续嘴巴吸著阿憨的龟头,惠蓉一嘴吸著因为兴奋而勃胀撑起的龟头端,不断的用舌头刺激三角子弹紧身内裤下的马眼。
 
她开始用嘴上下套弄著口中的大鸡巴,一只手抚摸著阿憨的睾丸,一只手则握住大鸡巴根部轻轻撸著,一边呻吟,一边为阿憨口交,惠蓉已经淫的脑袋里只有鸡巴,马上张嘴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吃起有浓浓汗臭味的鸡巴。一边忍不住的抚摸下体。此时有人经过,惠蓉怕被发现所以就落跑了。
 
那时醒来的阿憨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下勃起的肉棒整根胀起,龟头都跑出来,他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的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又粗又高,往下拉看见那又黑又紫,高高的翘著,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阿憨也不知道鸡鸡为什么那么硬,但就算了。
 
其实阿憨并不是天生弱智的,而是生了场怪病之后便只有五、六岁程度的智商,快四十岁的阿憨还跟小孩子一样光着赤脚在大马路上跑来跑去,平时靠一些好心的商家送废纸箱给分担一些生计,今天因为混的太晚直到现在才准备回来,因为他穿着一件又脏又白的子弹三角紧身内裤,常常吓到附近的妇女,好心的路人看他这样就带他到树林以免吓到人,这时候刚好遇到惠蓉,惠蓉才因为偷看工人们洗澡,肉穴想要肉棒的不得了。
 
想起那些工人们脱下内裤弹起来的肉棒,惠蓉下体分泌的淫水更是滔滔不绝地渗出,刚好又看到几乎全裸的阿憨在面前,一大丛阴毛在已经松脱的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裤头上,可能也是因为懒觉太大,所以不时可以看见外露的根部,黝黑的皮肤和壮粗的身材,决定让惠蓉去勾引他。
 
“阿憨,知道什么是打炮吗?”
 
阿憨摇头,于是惠蓉牵着他的手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惠蓉伸手摸着紧身子弹三角内裤下的阳具,两腿间杂毛丛生的阴囊上,阳具在惠蓉好色的抚摸下渐渐胀起,突出一支长长软软的阳具慢慢变硬,等到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胀起的鸡巴,玉手用龟头撑起的裤档轻柔的抚摸,搞得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体都冒出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表面。
 
“啊…啊…噢…好舒服……鸡鸡变硬了…我…想要…上厕所了……”阿憨老二还向上用力勃起,都快把原本破烂的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撑破,因为是处男所以受不了,但是惠蓉已经忍不住了,所以打算先让阿憨射精一次。惠蓉用手轻轻的抚摩,硬梆梆的肉棒,坚硬而发烫,好像一根铁棍,拉开紧身子弹三角内裤,跳出一根二十多公分长的粗黑阴茎黝黑发亮的龟头,高高的竖着。
 
“阿憨的棒棒又粗又硬呢!”惠蓉用手握住他掏出的粗大黑屌开始上下套动,一只手抚摸著的睾丸,一只手则握住大鸡巴根部轻轻撸著,相当温柔。惠蓉头靠过去吸啜阿憨黑黑的奶头,充满汗味和体味,另一只手的抚摸压按那根异物,惠蓉沈醉的吸著男子的乳头,握抓着那热热滑滑的膨大阳具,又粗又长、又硬又翘,阿憨下体凸起的龟头搞得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体。
 
“好像要尿尿了…要忍不住了,喔……好舒服……喔……阿阿阿啊!啊……受不了了!我要出来了……要出来了……”阿憨的阴囊就这样紧了又松,紧了又松的来回几次,阿憨大吼被惠蓉紧紧握住的龟头也一同怒吼著奔射出白精。
 
惠蓉看着刚喷精完的又黑又粗的大屌舔的干净。当惠蓉想要好好享受好久没尝到的男性肉棒时,惠蓉秀眉微蹙地停了下来,原来阿憨卫生习惯不佳,龟头伞冠处有一层厚厚的秽垢!
 
“阿憨,以后棒棒要洗干净欧!人家今天先帮你舔的干干净净的,老公以后要记得欧!”说话便帮阿憨清洁起污秽不已的肉棒起来。
 
“噗滋、噗滋、噗滋”的声响不断由惠蓉的小嘴中传出,惠蓉熟练地将阿憨的肉棒以几乎真空的方式吸吮著,前所未有的快感刺激著阿憨的头脑让阿憨不住低吼。惠蓉仔仔细细地帮阿憨的肉棒舔的干干净净,并毫不厌恶地将秽垢全都吞了下去!
 
“好像快要尿出来啊啊…忍不住…了,尿出来了……喔……好舒服……喔……全部都尿尿出来了……”阿憨的阴囊就这样紧了又松,紧了又松的来回几次,阿憨大吼被惠蓉紧紧吸住的龟头也一同怒吼著奔射出白精,惠蓉将刚喷精完的又黑又粗的大屌舔的干净。
 
“嗯哼……嗯……阿憨……老……老公,惠……惠蓉……快要受不了了~~人家要你的棒棒插进来……嗯……哼……嗯嗯嗯……”
 
此时雄性动物的好色天性完全支配起阿憨的行动,不待惠蓉央求之下,阿憨将惠蓉腰际的短裙扯开,并将惠蓉翻转过去转换回正常体位,肉棒瞄了下惠蓉的肉缝,找寻通往极乐桃花源的潮湿秘境。
 
惠蓉主动用手掰开了淫湿的大小花瓣,将通往天堂的入口大开,让阿憨能纵情攻城掠地。阿憨将龟头顶在惠蓉小穴入口,用力地将腰部狠狠地迎向惠蓉的肥美阴户,将肉棒粗暴地贯入惠蓉饥渴难耐的穴中!
 
惠蓉只觉得一阵酥麻从嫩穴中直达头顶!阿憨的粗大肉棒此时将她的嫩屄给完全撑开,并让惠蓉的阴道不住地收缩抵抗巨大肉棒的入侵,“啪!啪!啪!”的撞击声,惠蓉忘情的呻吟与阿憨低沈的怒吼,让这简陋的铁皮屋瞬间变成情欲的极乐天堂。
 
“嗯阿……嗯嗯嗯……我的鸡鸡……好……硬……让人家快疯了……为什么那么舒服……这就是打炮吗?人家好喜欢干惠蓉啊!啊……干惠蓉让鸡鸡好舒服啊……”
 
“嗯嗯……啊……讨厌~~不要那样说啊……人……人家会害羞……嗯……嗯……”虽说如此,惠蓉更主动地摇动起腰肢,期待更大的冲击到来。阿憨喘息著拔出湿润肉缝中的肉棒,把惠蓉翻成狗爬式,接着一口气将肉棒插入惠蓉滑润的炙热花蕾中,并且疯狂地摇动起他的肥腰起来,在阿憨疯狂的抽插之下,让惠蓉爽到什么都不管了。
 
还是处男的阿憨被身经百战的惠蓉肉体诱惑之下,阴囊开始剧烈收缩、浑身打颤,就要射精了!就在这当下,惠蓉不但没有将阿憨分开,反而牢牢抱紧了阿憨。
 
“阿…惠蓉…我……我好像又快……尿出来了啊……啊…忍不住了呀……嗯……这就是射精吗?”在惠蓉高潮的同时,阿憨抽送的速度也开始失控,看来他也快不行了。虽然阿憨担心的询问,但抽擦的速度不减反增。
 
惠蓉教导阿憨如果快要射出来就说以窟(i ku),像是日本色情片的男优。
 
“嗯……哼……嗯哼……老公……阿憨老公……嗯……啊……,阿憨想要再舒服…嗯…一点就插…快…快一点,请射到惠蓉的穴穴里面啊……求你射……在惠蓉……子宫里吧……嗯嗯啊……”惠蓉把男人搂得死紧,丰臀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发春的叫床声。惠蓉经不起的猛插猛干,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著,不断揉压着龟头,甚至还用嘴吸著阿憨的深黑色奶头。
 
“我……喔……停不下……来了……啊……啊……我在……插快一点唷……嗯……啊……又要出来了…啊……啊……以窟(i ku)……了……”阿憨加快速度,啪啪声因为汗水更加大声。
 
“噢,不是…嗯嗯…好大…好…嗯…啊…好舒服…干死我吧…唔…呜…给我…我要死了”阿憨不理会好像失禁又好像不是的感觉继续抽送著,“啪、啪”声不绝,
 
在两人淫乱的嘶吼中,惠蓉全身抽搐,淫水如失禁般大量流出。阿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肉棒插入惠蓉嫩屄最深处,惠蓉顾不得是不是安全期,放肆地让阿憨的滚烫精液就这样全数灌入惠蓉的桃花源中,双双到达了极乐高潮!
 
“惠蓉,从鸡鸡里出来的白色东西是什么?”阿憨不知道问,还一直用手把流出来的精液挤回去。
 
“这是精液,干的很爽的时候就会射出很多精虫,当作谢谢对方的回礼。以后阿憨只要想要舒服就来找我唷。”
 
“那我要谢谢惠蓉!就让我的鸡巴谢谢你吧。”阿憨射完就站了起来,惠蓉一看到那根沾著精液与淫水的肉棒之后,马上起身跪在地上,然后开始细心地将上面的秽物舔干净。
 
不过还没舔完,又勃起的阿憨就把惠蓉从地上拉起、压在树上进行第二回合的猛干。这次非常持久,而且还变换了好几次姿势,最后阿憨在正常位的情况下射在里面,而惠蓉则是早就高潮到无力,在阿憨射精之后就全身瘫软地靠坐着树干,任由湿得一蹋糊涂的小穴与满是口水的奶子曝露在空气中。
 
惠蓉被干的爽过去,也不知道何时阿憨离开了现场,留下被插到没力起身的惠蓉。从包包中拿出手机,时间是十一点,阿憨操了两个小时。现在是夏天,所以惠蓉不把衣服整理好也不会觉得冷,反正惠蓉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于是惠蓉就以双腿大开的淫荡姿势下进入梦乡中。
 
在惠蓉睡了还不是很久的时候,就因为下体传来的快感而微睁双眼。惠蓉发现自己的小穴正流出大量的淫水,还有一根比阿憨粗的巨大黑色肉棒正磨着我的穴口,涨成深紫色的龟头上还有一颗一颗的突点。那根肉棒的主人是体型比阿憨壮硕、肌肉发达,黑色皮肤的男生。他正一脸兴奋地抚摸著那双穿着黑过膝袜的美腿,完全没有察觉惠蓉已经醒来。
 
“没想到出来叫老爸吃饭也能遇上这种货色…”他的双手渐渐地摸上惠蓉的纤腰,接着移到惠蓉的一对大奶,开始小力的揉捏并不时地轻扯坚硬的乳头。一直磨著惠蓉的小穴的大龟头,现在则是速度缓慢地前后摩擦著敏感充血的阴蒂,惠蓉的腰在挑逗下,不自觉地晃动起来,这个动作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啊…啊…怎么一回事…好激烈…啊…啊……这样…不可以…你是谁…啊……”惠蓉边喘息边以淫荡的声音说著。
 
“小贱货想要啦?”他原本只是轻轻揉捏惠蓉的大奶,发现惠蓉醒来之后马上就开始有技术地大力搓揉,那根大肉棒的龟头则轻轻地将小穴口挤开,并在那附近轻轻摩擦。
 
“嗯……好美喔……啊……好舒服啊……嗯……大懒鸟哥哥……好啊……快插进骚穴里……啊……”惠蓉受不了挑逗,自己伸手将被微微撑开的小穴掰开,并且扭动纤腰、让溼答答的淫穴摩擦着他的大龟头。
 
男人放开惠蓉的大奶,紧紧抓住惠蓉的纤腰,大肉棒用力一刺!龟头贯通惠蓉那紧嫩的淫穴,直接撞在惠蓉的子宫口,而且他的肉棒还留了一节在外面。惠蓉因为巨大的快感而叫不出来,小嘴张的大大,唾液从嘴角流出。紧嫩的小穴正包覆著庞然巨物,前所未有的快感散布全身。
 
“妈的,比我干过的处女还紧!”男人捧起惠蓉的翘臀,开始用他那凶猛的巨大肉棒抽插惠蓉的淫穴。而惠蓉早就忘记自己是被强奸,淫荡地舞动纤腰迎合他的猛干。
 
“你的肉棒…好粗好硬啊……大肉棒顶……嗯……顶……到了……啊……噢……啊……顶……嗯……顶……到了……啊……噢……啊……不……不要…干哪么…大力啊…”惠蓉的美腿用力夹紧男人的熊腰,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淫叫着。
 
“操!操死妳的小贱穴!”男人开始大幅度地摆动,巨大的肉棒像是要贯穿子宫口一般地撞击著深处,龟头每次都会摩擦惠蓉的G点,使得淫水几乎是用喷的出去。十几分钟后,被如此猛烈的抽插送上了高潮。在惠蓉因为高潮而抖动的时候,男人减慢抽插的频率,并将惠蓉从地上拉起来,让惠蓉双腿大开地坐在他的大腿上。
 
“爽不爽啊,我是阿田,从今以后妳就是我女友了!”他掐著惠蓉的俏臀问。
 
“啊……好粗……好长…老公……你干的惠蓉好用力……快把人家的水鸡都干破了,啊……”则是抱着阿田的脖子,将一对大奶压在他那宽广的胸膛上、美腿勾住他的腰,嘴角流着唾液回答。
 
阿田重重地插了惠蓉一下之后,一手托著惠蓉的翘臀就这样将惠蓉从地上抬起,惠蓉也害怕掉在地上而紧紧抱着他。阿田把整张脸埋藏在惠蓉大奶间磨擦,而阿田的腰居然有节奏的上下挺动起来。因为鸡迈跟懒教之间的抽插让惠蓉兴奋,不过才走几步路而已惠蓉就达到高潮,然后他又不停地抽插,在这短短的路途中被插到昏厥好几次,又从昏厥中被插醒。
 
“欧……真紧……妳的鸡迈真紧,夹得我懒教真爽,干给妳死……要……要射了……嗯……啊!干你娘,射出来啊……好爽……”抽插了惠蓉百余下后,阿田气息渐急,最后用力将大鸡巴干入子宫口,“咻咻”的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
 
这时不远处的工人们,除了回家吃饭的黄叔,虎哥、发叔、阿财、壮哥都停到淫叫的声音,于是循声进到浴室,透过窗户不远处有对男女正在交媾。
 
于是发叔叫着弟兄们快看,不看还好一看大家立刻脱下裤子,不远处的树林又黑又壮的小伙子的压着巨乳美女,胯下的猛兽还不停抽插惠蓉的肉穴。惠蓉的身体不停的晃动,美乳也猛烈的晃动,光是那对白皙的丰乳就够让男人们的懒觉射出好几次。
 
“你们有没有听到干砲的声音?”发叔的黑色丁字裤因为淫叫兴奋而勃胀。
 
“有唷,干!他们在后面这里干砲,你们快来看!”壮哥白色丁字裤让勃起的肉棒整个形状全部露出。
 
“那女的奶子真大,太久没射受不了啊!”虎哥握住紫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弹出的龟头尻著。
 
“喔!喔喔喔,你们快看直接中出馁,干你娘那渣甫人射超多的,水鸡流出的白色液体都看的到!”阿财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撑的高高的,好想射出来但是想到等等可能还有更刺激的画面就忍耐了。
 
“啊……你的精液好多、好烫,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哦……”又热又烫的黏稠精液射在淫穴里面,甚至快把阴道填满了。
 
不过,这时阿田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妈的……喂?”
 
“快点回来吃饭。”电话另一头的爸爸大吼。
 
“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阿田挂掉电话后,一脸可惜地看着一旁因为性爱些昏厥的惠蓉,加上因为射精所以有些不好意思,全身毛茸茸的肌肉,一身扎实健壮的肌肉,因为刚刚的性爱都是汗水,他随意地套上黑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先回家吃饭,之后我们在出来约。”惠蓉无力地点点头。
 
“干!……午告颂啦!……看得我都想要‘注’进去咧!……”发叔的黑色丁字裤高高的撑起成小山丘。
 
“啊!!你娘的够颂……!我都想射了!干你娘,插进去一定很爽……”壮哥白色丁字裤的裤档因为汗水,白色部份呈现透明,把老二的尺寸形态都显现了出来。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干一波?!”虎哥的紫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弹上全是前列腺液。
 
“欸!男的走了女的留下来!我们去找那女的爽一下!”阿财把刚刚掏出来尻枪的肉棒塞进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裤档里急忙出去。
 
阿田把裤子穿上后就用跑的离开了,男人的浓稠精液与淫水,忘情地自慰起来小穴连续被男人插得太敏感,所以很快地就高潮了。
 
每个人的裤档都顶的高高的,睁开眼才发现刚刚在厕所偷窥的男人们已经不知不觉的到眼前。
 
“美女,我们看到你们野交受不了,是不是能帮我们一下。”最矮但体格健壮的壮哥开口说著,气定神闲的脱下裤子,露出白色丁字裤的一大包裤档里的一根硬物,发叔伸手到黑色丁字裤握抓着那热热滑滑的膨大阳具,又粗又长、又硬又翘,虎哥因为太久没做爱兴奋搞得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体都冒出紫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表面,最后剩下阿财胯下的肉棒随着意淫渐渐起了变化,裤中的大鸡巴不禁地硬挺了起来,撑在小小的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中实在难受。
 
惠蓉注意到少了黄叔,但也没关系。看着期四位叔叔胀起的跨下也够了。
 
“那叔叔们只能摩擦,不能插入,我不想对不起我男朋友。噢…不…嗯嗯…叔叔们的…都好大…好…嗯…啊…好舒服…唔…呜…”男人们一身扎实健壮的肌肉,胯下还因为勃胀撑起的裤档好大一包,马眼又开始流出一些液体,勃胀又逐渐撑起内裤完全包不住龟头。
 
“别停,好舒服啊……啊……”惠蓉说著另一只手的抚摸压按著阿财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裤档里的的那根异物。
 
“爽死了……啊……真想干啦……真会吹……”先是轻咬虎哥紫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突起的龟头,隔着一层子弹内裤,惠蓉一嘴吸著因为兴奋而勃胀撑起紫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的龟头端,不断的用舌头刺激三角子弹紧身内裤下的马眼。
 
“啊……啊……好舒服……这种大奶包夹的感觉……要射啦……”然后用柔软的巨乳压着发叔黑色丁字裤下勃起的肉棒开始上下移动,紧绷的黑色丁字裤加上惠蓉柔软的巨乳来回摩擦,黑色丁字裤下勃起的肉棒整根胀起,龟头都跑出来,惠容一边用巨乳隔着黑色丁字裤下的茎干摩擦。
 
“可恶……懒觉还是好硬………,干,真是美尻!”此时惠蓉的臀部来回摩擦壮哥的裤档,直到整片都是淫水底下的肉棒充血变硬,惠蓉此刻就拉开壮哥白色丁字裤,他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的白色丁字裤又粗又高,往下拉看见那又黑又紫,高高的翘著,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
 
四根肉棒被惠蓉服务的升天,惠蓉也准备肉对肉交战。
 
“喔……喔……好爽……太爽了,快一点……快一点……啊……啊……”阿财的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早已高高撑起,阿财将硬挺的肉棒大剌剌暴露给惠蓉看,一阵阵肉棒特有的浓郁味道,飘进惠蓉眼前。伸出手抓住大肉棒。惠蓉从口中吐出口水,直接吐到肉棒上,待有足够的润滑后,两只手掌缓缓上下尻著。阿财边说边前后摆动着腰,试图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感。
 
“啊……我要干死你……干死你这个破麻……”虎哥抓住惠蓉的头发,大力的前后摇晃,就好像是把惠蓉的小嘴当成阴道一般干着。
 
“喔……喔……又黏又滑……爽死我了……疴……干奶子真是太爽了。”发叔从黑色丁字裤掏出懒觉怒吼,惠蓉直接用大奶子帮肉棒上下乳交。
 
“叔叔用大龟头把你的水鸡磨出汁来。”壮哥就用自己硬粗粗的肉棒对着惠蓉的肉洞顶下了一下,壮哥用自己的肉棒在惠蓉的洞口进行摩擦,龟头只是往洞口进入了一点,刚好惠蓉肥厚的阴唇包住龟头前半节,壮哥来回推送,让惠蓉的肉洞分泌许多淫水,而惠蓉喊著虎哥的肉棒发出呜呜的叫声,而发叔对着美乳冲撞,睾丸撞得惠蓉奶子啪啪作响,惠蓉用着修长的手趾逗弄着肉棒,另只脚伸到胯间玩阿财的卵蛋。
 
过了几十分钟,男人们的龟头也感到一阵酥麻。
 
“啊!!你娘的够颂……!不行了!射了!干你娘,好爽……啊…啊…爽…好爽……”阿财用龟头和茎干摩擦惠蓉的玉手,然后精关也失控的不在压抑,浓稠的精液就在惠蓉的套用下射出好几十道。
 
“爽咧!好舒服……!不行了!要忍不住了!射出来啊……好爽……啊…啊…爽…好爽……喔…啊!”这时候刺激的深喉也让虎哥精关失守,浓浓的精液直接喷洒在惠蓉的食道中,似乎直接射进了胃里,既淫荡又变态。
 
“哦……真爽……奶子干起来真爽……小美人……妳的奶子被我的老二干得爽不爽?来了……好………喔……喔……射……射了……颂……啦……”惠蓉两手紧紧将乳房向中间靠拢露出个乳沟来,发叔挺起大肉棒顶住乳沟洞,然后来回抽送乳峰之间的乳沟,乳交了一会发叔的阴茎被惠蓉柔嫩的乳房夹住,惠蓉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从龟头马眼射出,惠蓉也柔弱地叫着,喘息著。
 
“干你娘,射出来啊……好爽……”壮哥凸起的龟头刚好顶在她三角裤上磨擦嫩穴,也磨得她水鸡淫痒流汤,三角裤沾满淫汁。阴部在叔叔粗大阳具的磨蹭下,渐渐分泌出爱液。摩擦了百余下后,壮汉气息渐急,最后用力将大鸡巴干入惠蓉的美尻,“咻咻”的喷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
 
眼看天色渐暗,虽然不和大叔们做爱,但是只射一次也太可惜了,看到男人套上紧身的内裤,那裹胀的裤档呼唤惠蓉要把握机会。
 
“我在帮叔叔们射出来一次,求叔叔不要说出去……”这句话让所有人吃了一惊。
 
惠蓉蹲下身两手紧紧将乳房向中间靠拢露出个乳沟来,自动的把阿财挺起大肉棒撑起的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乳头上摩擦。摩擦让阿财难以忍耐,拉开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露出一巨大的肉棒。
 
“叔叔们不会说出去的,惠蓉奶又大又软,真棒!”男人的鸡巴有股腥味,但阿财这种粗汉味道更是强烈,惠蓉张大樱唇,将若大的鸡巴含进嘴里,惠蓉吸吮著龟头,轻舔龟头的周围,将睾丸轻轻吞吐,这让阿财极度兴奋,阿财的下体挺著顶住乳沟洞,然后来回抽送乳峰之间的乳沟,乳交了一会男人的阴茎被惠蓉柔嫩的乳房夹住,惠蓉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从龟头马眼射出,惠蓉也柔弱地叫着,喘息著。
 
其他三人也是爽的二度发射浓白的洨,甚至阿财兴奋的尻射了第三发在惠蓉的美乳上,最后虎哥、发叔、阿财、壮哥心满意足地走回去工寮,留下惠蓉一人。
 
叔叔们射的惠蓉全身上下都是淫水和精液,惠蓉不得已拿了阿憨松脱的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擦掉精液,想到阿憨少得可怜的衣服,惠蓉就跑去买了五件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之后走到阿憨的铁皮屋的时候,惠蓉看见阿憨正在呼呼大睡,看着身下粗壮全裸的阿憨,老二还向上用力勃起简直快要撑破另外一件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惠蓉走到胯下面前,马眼顶在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的顶端,因为布料的关系可以看见整颗红通通的龟头紧紧地贴著表面,顶撑的龟头冒出前列腺液体流到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表面。
 
惠蓉轻咬拉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突起的龟头,隔着一层布料,男人的肉棒硬的更是难过。惠蓉继续嘴巴吸著阿憨的龟头,惠蓉一嘴吸著因为兴奋而勃胀撑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的龟头端,不断的用舌头刺激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下的马眼。
 
她开始用嘴上下套弄著口中的大鸡巴,一只手抚摸著阿憨的睾丸,一只手则握住大鸡巴根部轻轻撸著,一边呻吟,一边为阿憨口交,惠蓉已经淫的脑袋里只有鸡巴,马上张嘴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吃起有浓浓汗臭味的鸡巴。一边忍不住的抚摸下体。
 
阿憨的胯下还因为勃胀撑起的裤档好大一包,马眼开始流出一些液体,勃胀又逐渐撑起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完全包不住龟头,惠蓉的手放在他勃起的的大鸡巴上,阿憨血脉贲张的在睡梦中使力摇晃着硬挺到极点的大宝贝。
 
全裸的巨乳美女就叠在他高大黝黑的中年汉子上,虽然阿憨睡着了但可以感觉惠蓉柔软的巨乳压着自己,睡梦中的阿憨也不输其他男人,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在惠蓉的两腿中央高高竖起,隔着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握那热热滑滑的膨大阳具,又粗又长、又硬又翘,像一条特大号的巴西进口香蕉一样。下体凸起的龟头刚好顶在她三角裤上磨擦嫩穴,也磨得她水鸡淫痒流汤,三角裤沾满淫汁。惠蓉阴部在粗大阳具的磨蹭下,渐渐分泌出爱液。搞得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体都冒出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表面。
 
而惠蓉用柔软的巨乳压着胀大的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下勃起的肉棒开始上下移动,紧绷的子弹三角内裤加上惠蓉柔软的巨乳来回摩擦,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下勃起的肉棒整根胀起,龟头都跑出来,惠容一边用巨乳隔着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下的茎干摩擦,一边用嘴直接含住龟头。确定可以之后,然后跨坐上去开始摇晃身子。于是惠蓉一手扶著阿憨的鸡巴,瞄准著自己的阴道口,缓缓的坐了进去,然后慢慢开始了抽送的动作。
 
昏晕的阿憨抽出插入,完全不让她的水鸡内有空虚感,而且默契良好,让她的穴心被插得直淌淫水,仿佛快招驾不住这支勇猛肉棒奸插。最后睡梦中的阿憨已使尽全身的力气,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将鸡巴直抵花心,也干得她子宫口承受连续的撞击,高潮也数不清几次地叫床。
 
阿憨的两个大睾丸早已饱满胀大,惠蓉便一手摸著陌生男子的阴囊,一手抚弄的睾丸。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憨终于射出又浓又滚烫的精液,惠蓉因为那天熬夜,无意间衣衫不整的直接睡在阿憨的旁边。
 
因为早起阿憨看到这等场景,立刻被惠蓉的美色给征服,毕竟好几十年没有做过爱,上次和惠蓉玩鸡鸡也玩得很舒服,加上每个男人醒来时都有的晨勃,白色紧身子弹三角内裤下勃起的肉棒开始胀大,尤其又看见惠蓉那美丽的小阴唇间被满满的精液填满阴道,有一道精液正缓缓的沿着大腿根部往下流,让阿憨这种智商不高一想就受不了。
 
阿憨看着自己胯下白色紧身子弹三角内裤里的鸡巴也越挺越高,他的懒教就硬起来了,便开始从用自己的懒教磨她的肉穴,阿憨把惠蓉下身凌空抬起,接着用自己硬挺的阴茎撞击惠蓉已经湿的一蹋糊涂的生殖器,磨得她的鸡迈也流汤。
 
因为长年不用的鸡巴,加上天赋异长的巨根,阿憨的肉棒让惠蓉爽快到不行。
 
也不管惠蓉会不会醒来后阿憨对准惠蓉的阴户准备进攻了,他拨开惠蓉的股间,腰力轻轻一推,阿憨的大阳具便慢慢的送入惠蓉的阴户里,约进了一半,惠蓉微微皱了眉闷哼了一声。
 
果然做爱是人类的本能,因为美肉所以阿憨尽情地插入,于是惠蓉在昏睡中被猛干,虽然只有阿憨醒著,壮汉感到鸡巴插穴带来的无限快感,使阿憨几乎发狂,阿憨下体对着惠蓉的蜜穴疯狂冲刺,下半身大声的传来“沽滋”“沽滋”的声音,惠蓉呻吟的闷声越来越大,自己犹如一头配种的猛兽疯狂冲刺。
 
“啊……好哥哥……亲丈夫……,你的龟头干得人家好深……好麻……好爽!”惠蓉在睡梦中回应。
 
“啊……惠蓉的穴穴好紧……我的鸡鸡好胀……我快要出来了……不行了!惠蓉,要来了!……!噢!全部都以窟……哦……喔…以窟…以窟!以窟!以窟!”阿憨低吼著,抽插了惠蓉百余下后,阿憨气息渐急,最后用力将大鸡巴干入惠蓉的子宫口,“咻咻”的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阿憨射出白白的子子孙孙,看着惠蓉的美尻留下了自己稠白的子子孙孙。
 
阿憨低吼几声后,就把精液完全灌入的体内,大鸡巴还埋了一半在惠蓉的阴部里,他们的接合处有一道白色水水的液体,沿着阴囊缓缓流下,慢慢地抽出还有些硬挺的肉棒,阿憨觉得奇怪为什么鸡鸡还是那么硬,一点点精液流了出来,阿憨不知不觉用龟头顶了回去肉穴里,之后又挺著大鸡巴突然对着淋漓的蜜穴插入,阿憨就做起第二轮的活塞运动,“扑嗤、噗嗤、噗…”声不绝。
 
只要用鸡鸡这样来回前进,就有无限的快感,舒服的使阿憨几乎发狂,于是就算射完精后,阿憨的肉棒没有软掉加上不想睡觉,就不停的抽插,甚至是在射的同时还用力插进去,让精液射得更里面,过程中又快速的恢复雄风,忍住气又插了惠蓉的嫩穴数十下,再度感到龟头酥麻无比,可能因为天生的动物本能,阿憨没有忍住,咻!“吱吱……”白色精液射了出来,连续射了几十砲,痛快的射入惠蓉的嫩穴深处,惠蓉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
 
惠蓉醒来后看着自己下体灌满了精液,跟阿憨说这游戏只能和自己玩不能传出去,但也可能之后惠蓉成了阿田家的香炉,开始没有顾及。所以直接在工寮浴室厕所的后方打野砲,那时惠蓉经过阿憨从背后抱住惠蓉,一手拉开白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让大鸡巴滋一声干入惠蓉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只见阿憨一边干惠蓉,一边还大喊好舒服,惠蓉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干的跪地求饶。
 
“你……怎么一下子的插进穴穴……我的肉穴好舒服……哦……喔……好舒服!”工人们听见声音想说这次又能爽快打奶砲,走出去后才发现巨乳美女惠蓉竟然是和村里白痴阿憨做,而不是自己男朋友。
 
结束之后惠蓉听见阿憨高兴地在和谁打招呼。
 
“叔叔,我在和惠蓉玩鸡鸡,好好玩唷!”惠蓉转头看到四位只穿件内裤的工人们,看着扎实健壮的肌肉,勃胀撑起的裤档的马眼又开始流出一些液体,惠蓉知道这次逃不了那些大龟头。
 
“原来是阿憨唷,我们上次没玩到才觉得可惜馁,这次刚好我们可以一起玩,哈哈。”壮哥摸着白色丁字裤胀起的裤档。
 
“那叔叔们一起来我们家和惠蓉玩鸡鸡!”阿憨说的时候下半身也不停的抽插,而且走回去的时候是阿憨用火车便当的方式带回去。
 
“惠蓉,你看叔叔们的身体都受不了你的美丽。你来摸一下,看有没有说谎啦~~!”阿财捉着她的手往红色子弹三角紧身内裤撑的高高的二十公分肉棒按下去……唷!冷冰冰的小手摸着火热的钢棒,好舒服喔。
 
“不要啦!会被别人看到呢!”她忸怩的道。
 
“惠蓉,你真的好漂亮,这里不会有人经过的……”发叔说。也许她被发叔得兴奋起来,男人们的胆更大了,发叔伸出那对好色的手,抓着两个乳房,真是十分柔软,就像刚出炉的面包一样,按下不久,又弹起来,乳房上迷人的两粒乳头含苞待放,翘起来像叫发叔不要留情,尽管大口吸啜。挂在惠蓉胸前这两团大肉,真是使孙叔的老二破裤而出,发叔不断地捏那好大的咪咪,还放进嘴里品尝……喔!真是好香又好吃!还不停用黑色丁字裤的裤档摩擦惠蓉的美腿。
 
“呀~~哎……快不行啦~~唔……唔……呀……”虎哥用手轻轻地向横拉开这个关口,喔~~嫩嫩的内壁呈粉红色,看到淫水都附在肉壁之上,那两片小阴唇极之好看,阴唇很肥美,左右两边互相紧紧牢固,十分有弹性。
 
“我们快走,不然受不了啊!”虎哥的懒觉已经从紫色紧身三角子弹内裤弹出。
 
在阿憨睡觉的铁皮屋,阿财从背后用坐莲的方式干她,而巨乳的双峰则各被发叔和虎哥肉棒顶着,嘴里又含着阿憨肉棒。就这样惠蓉躺在地上被阿财从猛烈干着,左手握著壮哥的肉棒,右手则是握著阿憨的肉棒,两根肉棒放在惠蓉的脸上,惠蓉也听话地轮流用口含住阿憨和壮哥两个大睾丸温柔地吸吮著,两名男人闭着眼睛,有时还发出很满意的呻吟声,看来惠蓉能刺激到他们的敏感部位,龟头胀得圆卜卜的像鸡蛋一样,整根阴茎上的青筋高高隆起有如缠满了密密麻麻的蚯蚓。
 
“哦……真爽干起来真爽……小美人……妳被我的老二干得爽不爽?喔……大奶又软又嫩……”阿财也兴奋著两手揉着惠蓉的奶子,下半身还不断挺进。
 
这当阿财犹豫要不要中出的时候。
 
“惠蓉说想要尿尿的时候就尿在穴穴里面,我都是这样子唷。”惠蓉想回应阿憨什么,但是被壮哥地大阳具缓缓的来回干着嘴吧,后来上挺的速度越来越快,大声的传来“沽滋”“沽滋”的声音,惠蓉呻吟的闷声越来越大。
 
“知道了!那等等我们都尿在惠蓉的肉穴吧!惠蓉,这样好不好?”
 
“噢……不行射进去……了……喔……叔叔不可……以…会怀孕的……啊……不……可以……抽出来……还要肉棒…好粗好爽…”惠蓉摸著发叔的肉棒拒绝。
 
“噢……我要……快要射了……嗯……啊……干你娘……快死了……啊……啊……要射……了…啊!喔……干咧!你娘的够颂……!不行了!射出来啊……好爽……啊…啊…爽…好爽………惠蓉我不抽出来,啊…喔…我……的…肉棒…还有有很多子弹给你…干咧!你娘的够颂……!不行了!惠蓉,又要射了!射了!干你娘,要射出来啊……好爽……啊…啊…爽…好爽……”感到惠蓉的嫩穴里忽然一热,一股炽热的淫水洒向阿财的龟头,子宫口更一张一合的夹吸舐吮著龟头,爽得阿财一阵麻痒的将炽热的精液喷向惠蓉子宫内的深处,最后阿财直起上半身,抓起惠蓉的脚踝,下体奋力一挺,只见他屁股的肌肉突然紧绷,他的脚趾头也全部蜷起来,阿财在惠蓉体内射精了,阿财的屁股肌肉一松,立刻又紧绷起来。
 
“惠蓉,阿财爽完换我的肉棒来囉!”发叔叫着,先猛攻数十下,越来越快,抽插声也越来越响。
 
“喔……啊……真是太舒服了……惠蓉的嘴巴好棒……啊……”惠蓉陶醉一嘴便含住阿财咸咸的龟头,开始吸吮里面没射干净的“甘露”。
 
“哦哦……怎么……射在人家里面…好烫……好舒服……轻……轻一点……啊……啊啊……哦……”惠蓉无意识地喊著。
 
“啊!懒觉要射囉……干咧!你娘的够颂……!不行要射了!射了!干你娘,射出来啊……好爽……啊…啊…爽…好爽……”发叔忍住气又插了惠蓉的嫩穴数十下,突然感到龟头酥麻无比,终于忍不住,咻!“吱吱……”白色精液射了出来,痛快的射入惠蓉的嫩穴深处,惠蓉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最后发叔直起上半身,抓起惠蓉的脚踝,下体奋力一挺,只见他屁股的肌肉突然紧绷,他的脚趾头也全部蜷起来,发叔在惠蓉体内射精了,发叔的屁股肌肉一松,立刻又紧绷起来,看来是连续射了几砲,射的同时还用力插进去,让精液射得更里面。
 
“做爱好爽喔!为什么打炮可以那么爽啊……啊……穴穴把我的鸡鸡包的好紧……”换成阿憨干惠蓉后便问。
 
“因为像我们这种精虫满满的猛男就是生来为了干砲,阿憨,你知道吗?啊,惠蓉让我乳交一下,那么美的奶子不干几下对不起你,喔,真是太舒服了……”惠蓉吐出嘴里的阳具,牵出一缕缕的淫丝,两手紧紧将乳房向中间靠拢露出个乳沟来,壮哥挺起大肉棒顶住乳沟洞,然后来回抽送乳峰之间的乳沟,有时再用舌头刺激一下壮哥黑粗粗的龟头。
 
“喔……爽……鸡鸡又要尿出来……哦……以窟……以窟唷……噢……以窟!”阿憨做爱只管射精,于是不忍耐的让白色精液射了出来,看来是连续射了几十砲,射的同时还用力插进去,让精液射得更里面,阿憨痛快的射入惠蓉的嫩穴深处,惠蓉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接连让他射了快二十发浓稠的子子孙孙。男人低吼几声后,就把精液完全灌入的体内,大鸡巴还埋了一半在惠蓉的阴部里,他们的接合处有一道白色水水的液体,沿着阴囊缓缓流下,慢慢地抽出还有些硬挺的肉棒。
 
“做爱这么怎么爽咧……精液要流出来了!”阿憨看着小阴唇间被满满的精液填满阴道,有一道精液正缓缓的沿着大腿根部往下流,所以快和叔叔们求救。
 
“阿憨,没关系,我再用懒觉把洨塞回去!惠蓉,阿憨爽完换我的肉棒来囉!惠蓉,阿憨射的乱七八糟,我来搅拌一下好了!哈哈。”虎哥猛攻抽插声也越来越响。
 
“喔……嗯嗯……不……可以……噢……”惠蓉无奈身体传来的渴望,欲拒还迎的心态自己都觉得羞愧,和好几位叔叔伯伯,全身都已经被看光和摸光了,何况浪穴里手指肉棒不停的抽插,每个人都是巨根,一想到又硬又粗的肉棒,也没法再想下去了。
 
惠蓉头靠过去掀开壮哥的汗衫,惠蓉头靠过去吸啜黑色的奶头,充满汗味和体味,另一只手的抚摸压按著壮哥白色丁字裤裤档里的的那根异物,惠蓉沈醉的吸著壮哥的乳头,惠蓉伸手隔着白色丁字裤握抓着那热热滑滑的膨大阳具,又粗又长、又硬又翘。
 
“爽……爽翻了……还是不戴套干砲最爽,惠蓉我可以射在阴道面吗?”虎哥疯狂抽插阴茎问道。
 
“啊……好大……好粗……水鸡快撑破……”说著虎哥已再次把整根鸡巴深深插入惠蓉夹紧的嫩穴。
 
“哦……妳的鸡迈夹得真紧……夹得我懒教真爽……啊…啊…我要射了……把射得满满的子宫都是精液……鸡迈再夹紧一点…对啦……再夹再夹…。”惠蓉正当疑惑时,虎哥几乎同时将鸡巴,深深插入饱受奸淫的水鸡底,大龟头顶在子宫口“咻……咻……咻……咻……”地射出浓热的阳精,水鸡内顿时灌满又浓又热的精液。
 
几乎虎哥刚把肉棒抽出来壮哥就用粗根把洨塞回去,为了怕精液渗出还紧紧压在惠蓉身上,让大肉棒紧紧顶住她的子宫,惠蓉只好害羞地双手搂紧他的背部,两腿也高高抬起紧密地勾住他的臀部,还有些许的精液慢慢从她塞满肉棒的阴道渗出,内射的精液也因为配合壮哥的肉棒抽插而被挤了回去屁股,骚穴主动吞吐著大肉棍,紧致的蜜穴被粗大的肉棍撑的滚圆。
 
“啊~~不……不……行……这样……干……会……会干……干坏掉……的……噢~~喔……”
 
惠蓉一股热呼呼的淫汁直冲而出,壮哥感到龟头被淫汁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原始的兽性爆发出来,不再怜香惜玉,鸡巴在穴里猛插一百多下,龟头不断撞击惠蓉的嫩穴,只听到那鸡巴在插时的“卜滋!卜滋!”声不绝于耳。在惠蓉高潮的同时,抽送的速度也开始失控,看来他也快不行了。最后直起上半身,抓起惠蓉的脚踝,下体奋力一挺,只见他屁股的肌肉突然紧绷,他的脚趾头也全部蜷起来,每个人看得出来,壮哥也要在惠蓉体内射精了!
 
“喔……真爽……啊……我干…我干…我干死妳……爽……翻了……啊……噢啊……要……要射了……嗯……啊!啊!要射囉……干咧!你娘的不忍了……!真的不行要射了!射了!干你娘,射出来啊……好爽……啊…啊…爽…好爽……”惠蓉打了个冷颤。惠蓉的脚趾一下子像垫脚尖般的伸直,一下子脚趾又全部张开。射完之后,大肉棒紧紧顶住她的子宫,惠蓉好害羞地双手搂紧他的背部,两腿也高高抬起,紧密地勾住他的臀部,还有些许的精液慢慢从她塞满肉棒的阴道渗出。
 
惠蓉看着四位工人,结实壮硕的胸肌,想起他们下面鼓起胀大的子弹三角紧身内裤,男人们露出了肌肉发达的身体,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起的子弹三角紧身内裤又粗又高,往下拉都能看见每个人那又黑又紫,高高的翘著,等待着接下来的淫行。
 
看着巨乳美女那美丽的小阴唇间被满满的精液填满阴道,有一道精液正缓缓的沿着大腿根部往下流,男人们一想就受不了。于是五个男人们轮流中出惠蓉一整个下午,但这也让惠蓉以后每个礼拜定期来到铁皮屋报到,享受五个男人的勇猛,之后等到黄叔发现自己的同事都干过惠蓉后,才说那是阿田的巨乳女友,连自己家的兄弟和邻居都爽过,说著说著男人们的裤裆高高顶着,因为他们发觉原来惠蓉早就成了众人的肉便器。
 
黄叔拿出淫奸惠蓉的色情照片。惠蓉嘴里吹着自己的鸡巴、肉穴插著阿田的懒觉、巨乳帮忙乳交阿成的粗根,看着男人们胯下硬梆梆,不过最令人发疯的是惠蓉两腿开开,肉穴流出又浓又热的精液,下方是黄叔当时刚射完精液的儿子急忙接力。
 
隔天四人来到黄叔家,准备和黄叔父子一起淫奸惠蓉。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4-2015 幽默啦 All Right Reserved